战乱频繁天灾不停的六朝,衣饰为何充满浪漫风?

分类:服饰鞋包 来源:43ml

六朝衣饰不仅承袭了汉制,更在传承之中富于创新,不仅吸收了北方少数民族的服装样式,同时也保留了本民族衣饰的原貌。六朝衣饰开始去礼制化,成为士人个性化的标志物,实现了物的人化,具有了深条理的人性内在。

六朝以士族阶级为代表的衣饰艺术气势派头彰显了六朝人追求自由的浪漫精神,衣饰成为六朝士人自我主体简直证,表征着士人当下的存在境遇。正是这种不构礼俗的衣饰风俗,为六朝衣饰艺术的生长注入了新的活力,让服装样式也出现出活颠簸人的姿态。

战乱频繁天灾不停的六朝,衣饰为何充满浪漫风?

一、六朝衣饰与其多元化的文化

1、名士风骚与衣饰联合的六朝配景

六朝是一个战乱频仍,加之天灾、疾疫不停的朝代。然而,这一时期的文化思想与文化艺术,却是中国历史上极活跃、极富于缔造精神的时期。由于政局杂乱,朝廷黑暗,正直的儒士受到攻击,直言敢谏的大臣被杀、被黯,名士们的思想既庞大又痛苦。

他们喜好结伴清谈,讨论玄学,阻挡礼法名教的虚伪,追求个性自由,形成了历史上奇特的名士风骚。这种名士风骚与衣饰联合,二者相互映衬,到达了完美统一的效果。

一方面,六朝文学中纪录的不管是首服、主服、足服还是佩饰、化妆都在掩护身体、显露士人风骚儒雅的同时,也反映出了其时社会的盛行风俗、品级看法以及士人们的价值取向、认知方式、行为模式和审美情趣等文化心态。

另一方面,服装、饰物经由名士们的穿着与佩带,被赋予了特定的文化内在,被后世文人所歌颂,与六朝名士风骚有关的衣饰,成为后世诗歌广泛使用的典故。

战乱频繁天灾不停的六朝,衣饰为何充满浪漫风?

魏晉十六國襦裙

2、六朝衣饰文化的形成

衣饰文化的生长,一方面需要有足够的物质支撑,另一方面也需要社会、文化的推动,二者缺一不行。六朝衣饰至今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生长到现在,我们仍可以在众多文献资料中找寻到其时衣饰的原貌,这自然离不开文学家、史学家、画家的纪录、描绘及考古发现。

但六朝衣饰能够形成其奇特的风姿,更离不开其时纺织业的生长以及社会生活对其的影响。两晋以来,北方人口大量南迁,他们习惯穿着罗、练、绮、毅等丝织物,因此,桑蚕业也随之南移。纺织技术水平的提高,织物产量的增加是衣饰文化生长的物质基础。

统治者又搜寻到大批纺织工匠,鼎力大举生长纺织业,如北魏实行均田制,划定单独桑田数,奖励种植桑麻,促进了中后期纺织业的生长,尤其是丝织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

3、六朝士人衣饰的气势派头特点

六朝士族是个特殊的阶级,他们思想活跃,行为放达,在衣饰上,不仅形成了这个时代奇特的衣饰气势派头,同时也喜欢借助特殊的衣饰,来表达他们的人生观、道德观和社会观。

六朝男子的首服,名目渐多,而且特别注重首服与主服的配套穿着方式,这是文化的进步,详细可认为这是中国衣饰文化正在走向炉火纯青。

这一时期,不仅有从汉朝传承下来的种种冠,另有独具文化秘闻的巾,以及取式于北方少数民族的帽。制服、朝服等正式场所穿着的服装,显示了承袭汉制的特点。另一方面,东汉末年泛起的一种新式的服装—衫,在士族中间获得了广泛的服用。

战乱频繁天灾不停的六朝,衣饰为何充满浪漫风?

二、为何说六朝衣饰充满着浪漫风

1、社会与思想的厘革

魏晋以来蓬勃的庄园经济和杂乱的政治局势配合作用着士人阶级的思想和信仰。一方面充沛的劳动力使得田主阶级的生活越发富足,温丰满足后的精神生活也就得以大生长;另一方面统治阶级中掉臂一切的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使一部门士人饱尝人生之苦,并对汉代儒学的虚伪性有了深刻的认识。

经济生活的富足和独立直接带给魏晋士人的是思想上的自由和文化艺术上的生长契机;对于儒学的信仰危机则直接导致了趋向自然主义的理念在士人思想界的回归。“越名教而任自然”的提出开启了魏晋南北朝文化思想领域的新篇章。

而行为节操于人而言不外是和衣服一样的外在修饰;人的内在精神与这种修饰般的外在体现是纯粹的两张皮。批判伪名教的同时,六朝的有志之士尽力追求的是小我私家人格的独立和自由。

这种对人格的独立和自由的追求对魏晋南北朝人的审美理念具有极大的影响,也使得这一时期的艺术能够打破两汉以来的儒学思想束缚,而获得充实的生长以致成熟。

2、士人的自由自我的精神生活

六朝时期因传统儒学职位的削弱,种种思想潮水涌入,士人没有一个统一的、配合的精神信仰,因此这一时期是士人精神信仰状态最自由和最自我的时期,从而其行为礼仪体现出任诞、狂放、甚至荒诞等反传统礼教的特点,衣饰就是最好的体现。

而人物品藻是士人生活中的一大主题。滥筋于东汉“乡议”的人物评鉴运动生长到魏晋时已远远差别于最初的以儒家礼教为标尺的品评,而转化为对士人的精神、风度、才情等综合性的人格审美运动。

由此而发生并流传至今的“清议”为今天的人展现了六朝人物审美的特点,而士人阶级对于自我的审美看护直接影响了六朝人物画的生长。甚至除了衣饰姿容的任诞之外,士人行为越发狂放,他们不仅看透了社会本质,而且似乎还试图要用自己狂放的行为,去破除这个与自我不相兼容的时代。

战乱频繁天灾不停的六朝,衣饰为何充满浪漫风?

3、六朝衣饰的人性化

无论是褒衣博带,还是戴巾、着屐,它们不仅是对身体的修饰,还承载着人性的内在。六朝士人的衣饰不是一种单纯穿着形式,而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蕴含了士人的精神追求和生存境遇。思想浪漫,则衣饰便充满浪漫。六朝士人赋予衣饰以人性的内在,使其成为自我存在的表征。

衣饰脱离了物的属性,具有了主体—人的属性,实现了由物性向人性的转变,即物的人化。衣饰开始挣脱其日常生活状态,进入了玄学和审美领域,成为玄学风度的表征。这使得衣饰隐喻着主人的品性和作风,成为人格化的象征物。

玄学风度被日常生活化了,以衣饰的形态进入日常生活,左右着士人的日常生存方式。衣饰成为六朝士人自我主体简直证,成为士人生存状态的外在体现,表征着士人当下的存在境遇。借由玄学化的衣饰,士人把日常生活境界提升为玄学境界。

进一步而言,衣饰成为士人彰显其个性化追求,确证其自我存在的重要途径和工具,也成为六朝士人人性觉醒的标志。这即是衣饰的内在和功效在此时期的重大生长,即衣饰具有了人性化的内在,成为玄学风度的象征。

战乱频繁天灾不停的六朝,衣饰为何充满浪漫风?

三、六朝衣饰代表了一个时代

1、六朝衣饰文化与文学的相互影响

六朝文学中积淀了厚重的衣饰文化,从事文学创作的士人阶级与衣饰文化存在着密切的关系。一方面,六朝的衣饰文化为文学创作提供了辽阔的创作配景,为文学作品中士人的形象增添了奇特的风度,六朝文学对衣饰的记写和描绘正展示出了在礼法看法冷淡的时代,士人们的处世心态以及审美心理。

另一方面,士人也通过衣饰文学作品以及自身穿着的影响力,对六朝衣饰文化的发生和生长起到了推行动用,从而组成了中国文化史上一个奇特的文化景观。

2、六朝社会对衣饰的影响

衣饰,作为人类文明的象征,是一种“深深根植于特定文化模式中的社会运动的一种体现形式”,有着与其时社会历史情况相对应的现象。这一期间,一方面因为战争频繁,社会经济遭到相当水平的破坏,统治者大多无暇重新制定衣饰礼仪,衣饰制度大多沿袭汉制。

另一方面,由于南北迁徙,民族错居,也增强了各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因此,对于衣饰的多样化生长发生了努力的影响。从总体上说,六朝的种种思想是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

这些特点使得士人的礼法看法冷淡、思想相当自由,同时在衣饰上也获得了较大的自由。于是,衣饰上泛起了一派百花争艳、口新月异的状况。

战乱频繁天灾不停的六朝,衣饰为何充满浪漫风?

3、自然主义风俗的极致体现

六朝士人经常土木形骸、不事雕琢、自然率性、不拘一格。这和儒学之士将衣冠看作名教、礼仪的精神象征,形成了鲜明对比。随着玄学之风在六朝的日益盛行,竹林士人看待衣冠衣饰的态度逐渐转化为一种自然主义的衣饰风俗。

正是他们在穿着上的这种不拘礼俗、任性而为,打破了儒学正统对人们在着装上的束缚。名士们看待衣饰的自然率性,不仅为世俗所默认,即便在政界中,也往往被宽容。

六朝士人衣饰的自然主义风俗,在为儒学之士所垢病的同时,却为衣饰艺术的生长注入了新的活力。这种活力的迸发,正是缘十士人们的率性自如、放达不拘,及其对人性自由的不懈追求。

四、小结

中国的衣饰文化源远流长,险些从衣饰泛起的那天起,人们就已将其社会身份、生活习俗、审美情趣,以及种种文化看法融入到了衣饰中。

六朝士人的种种衣饰以及着装态度,莫不闪烁着对于人生价值、意义和归宿的深刻反思,莫不体现着一种对外在之美及神韵之美的热忱体悟,莫不透露着令后人倾慕的痛苦而能超脱、猛烈而又冲淡平和而臻雅致的绚烂诗意。而六朝士人衣饰的自然主义风俗,也为衣饰艺术的生长注入了新的活力。

标签: 衣饰 生长 文化 士人 六朝 下一篇:鞋包市场见“新颜”,剖析产物驱动下的颜值竞争力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
精彩图文